崖州民歌起思乡愁渐浓

2017-03-07    编辑:admin    阅读:4355
+
-
字体大小



崖州民歌演出队近日下乡进村表演。



新春将至,又到了崖州民歌传承人张远来一年中最为忙碌排练的时候。迎新听戏、搭台助兴、引众吆喝,春节、元宵节期间,卸下一年来辛勤工作的包袱,携亲带友看崖州民歌表演,素来是三亚崖州地区、乐东等琼南一带民众过年时的传统习俗之一。作为省崖州民歌传承人、三亚市崖州民歌协会会长,今年春节,张远来又将率演出队下乡进村,为三亚市民带来四场精彩的迎新春崖州民歌演出,与众乡亲友邻以歌传情,欢度佳节到来。

酸豆树下即是演唱舞台

以崖州方言演唱的崖州民歌,兴起于宋代,繁盛于明清时期,主要流行于海南岛古崖州西南部沿海一带的汉族乡镇,即为现在的三亚的保平、梅东;乐东的九所、乐罗、冲坡、黄流、佛罗、莺歌海、尖峰岭等地区,是特定时空下崖州劳动人民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歌词中蕴含着详尽而生动的民俗事象,尽展崖州地区的乡土风情、人文地理。

质朴而生动的演唱风格,在其流传的歌词中总能得到完美演绎。男女对歌中有“求得哥愿侬也愿,定定做成线与针。哥且做针侬做线,针过千层线都跟”,表达出日常生活少女相随而伴的真挚感情;亦有“远远乍见侬担担,大米筛来小米筛,哪村师傅当了得,做得母圆子也圆”如此体现生动劳动场景的歌谣。

“歌曲创作取材于民的特点,歌词反映民众心声,唱作风格自然朴实,表现情感舒展流畅,得以让崖州民歌传唱度高、流传深远,更是决定了它更加‘接地气’的表演形式。”海南热带海洋学院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副教授邢孔史,曾编著《崖州民歌的民俗学探研》一书,对民俗视野下的崖州民歌展开过深入研究。

“劳作一天的农民,拎着锄头围坐在酸豆树下的青石板小憩,唱民歌、讲故事,歌者热情,听者入神,小型的演唱会便从中衍生出来。”邢孔史说。

如今,“有歌即为舞台”的传统依然延续,村落中,在树下、村口、家院内,民众兴致袭来、随性而发,与亲友乡邻独吟或是对唱一曲,在以歌为媒介的交流之中,从生动乐曲和即兴创造的歌词中找到趣味。

若遇节庆喜事,尤其在传统春节、元宵节期间,村里自发组织在村中空地搭建舞台,邀能歌善舞艺人助兴表演,村民相聚演唱崖州民歌,锣鼓奏响、音起悠扬、掌声雷动,借以歌声共抒情怀、表达喜悦、欢愉的节日气氛笼罩,观众席上其乐融融,成为众亲友所期盼的年度盛事活动。

“迎春听民歌一直是崖州地区的风俗传统,歌王、歌后还会成为各村‘争抢’对象,需提前数月预约,只为能在佳节中听到一曲饶有韵味的崖州民歌。”张远来说。

振奋开春的生动乐曲


一年之计在于春。得益于海南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气候特点,春节期间的海南是最为繁忙的春耕播种生产时节。一年伊始,村民下地劳作、挥洒汗水,最为需要精神力量的支撑,文艺创作的文思泉涌便体现在田间地头之中。

“开春唱民歌庆贺,以乐曲鼓舞人心,让农民从繁重的农活中得到放松舒展,不时随兴而发,共同吆喝一首,振奋着一年的精神。”张远来解释崖州民歌所蕴含的内在支撑。

颇有趣味的是,崖州民歌中,除了少数的童谣外,其句式结构、咏唱腔调具严谨风格,一般为七言四句式,且歌词方言强调一、二、四句末尾押韵,但随着叙事主题、场景情境的切换,句式韵律、演唱风格、歌词内容也逐渐发生着变化,这在迎春抒唱崖州民歌时,尤为明显。

据张远来介绍,在句式结构方面,除了传统的七言四句式外,还将根据歌词变化,出现“三七句”“叠吟长句”“长藤句”多行格式(四句式重复)等句式,长短不一的歌词调整,以变化的节奏推动乐曲,听者品乐赏曲中惊喜不断,这在新春佳节的演唱当中,更能烘托出愉悦祥和气氛。

演唱体裁上,演唱者少了口语叙述性强的叫卖调、感情深沉的嗟叹调,而是会适应新年热闹气氛,表现出铿锵有力的劳动号子、嘹亮欢快的拉大调、展现娓娓情歌的柔情调,以及童趣味十足的哼小调。

“除了以合唱、独唱表演固定曲目外,即兴男女对唱也是迎新晚会中一大特色。”三亚崖州民歌传承人麦宜斌介绍,对唱歌词需临场发挥,音节还需押韵,比兴需游刃有余运用,考验歌者的机智与反应力。“观众听得起劲,对不上的时候,还会自发接替演唱者,场面异常激烈。”

此外,节日气氛亦有新词烘托:“黄流元宵气势宏,星星摘来挂村中”“点点梅花映蟾晾,红灯漫游凌霄连”“时节到来点起火,万众上头一声雷”……在庆贺节日民俗时,歌词对于岁时节日的把握,亦体现出丰富的文化内涵,使得经典曲目久久流唱。



村民在唱崖州民歌。



饱有浓浓乡愁的乡音

对于乐东县佛罗镇新坡村的杨生龙老先生来说,邀崖州民歌艺人到家中演出庆贺,是春节期间最为期待的活动之一。“家人纷纷从各地回乡团圆,一家老小欢聚一堂,现场向歌手点歌,还邀请众亲朋好友、邻里乡亲到家中听曲。”杨生龙生动地描述着。

三亚、乐东一带村落民户大多沿适宜开垦种植的山脚平原而建,土地资源丰沃,家家院落较为紧凑,喜在家门前院落种上酸豆树、芒果树、香蕉树,自然和谐的生活图景,为崖州民歌等传统文化传承发扬创造了良好的文艺创作空间,亦为民众交流、共赏崖州民歌打造了完美的演绎场所,无论是田间地头、村口集市,还是家中院落,三五好友相聚,均可即兴咏唱、抒发情怀。

又因崖州民歌产生的环境是在相对封闭环境之中,海南岛因海峡相隔,并未同外界产生频繁交流碰撞,崖州民歌的发展一直保有传统的原汁原味,且一直以崖州闽方言传唱,代表着海南琼南沿海一带汉族居民的文化风貌与历史传承,具有相对独立性、极高辨识度。因此,流行崖州民歌地区的人们,有着与生俱来的特殊情感纽带。逐渐地,品味、咏唱崖州民歌,成为在外游子回归家园、寻访旧土的重要途径。

“听着崖州民歌,才是回到了故乡。”杨生龙说,在外工作的游子,回到家乡过年,邀请当地有名的歌手演唱一曲,已成为传统。

据乐东流传颇广的一个不成文规定,每逢佳节喜事,家中若邀请崖州民歌歌手进家演唱,都要在村口张贴公告,招呼村内亲朋好友共赏晚会。村内外乡亲看到“小广告”,带上年糕、瓜子等点心闻讯赶来,围坐在院内一边与邻里谈笑寒暄,一边欣赏精彩民歌表演。

“白沙河谷风景美,今晖侬来会哥光”“众生若悟陈行意,普世享和谐温馨”……崖州民歌艺人在家中表演时,除点唱曲目,大多为即兴发挥,就临场感受咏唱恭贺祝福话语,热闹红火的节日气氛在嘹亮歌声中得以升华。

如今,随着时代发展,崖州民歌逐步发生着改变:它走进了小学校园,在天真烂漫的小龄歌手中传唱;它展现的内容开始融入现代生活,出现一批如《清风明月入家门》此类融海南话及普通话于一身的新生作品。

“崖州民歌的本质不会变,从儿提时期便听着母亲的摇篮曲、父亲的训子歌成长,乡音乡情乡愁早已融化在歌曲之中。”张远来说。





往期回顾》》》

回到首页》》》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加群了解更多海南民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