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星:地球我等你好久 -------画家林明俊教授无所说
    2016-06-17    编辑:admin    阅读:5927


“等——那当然久了。”林教授无所说高淳度惜语一个画家整肃静盼被发现如重生的喜悦。就在今年十月《2015年克孜尔石窟壁画国际学术研讨会》召开,等到了。它是百年来第一次完全中国主办的,参加这次活动有来自中国、美国、德国、英国、意大利、日本等国家和中国台湾地区的著名专家和学者共100余名。不经意间,曾经抢我们文明,掠夺我们精美壁画的都来了,终究还是要来到我泱泱大国五千年文明艺术璀璨的壁画圣地,欢迎到来!值得欣慰的是,林教授是全球29个(其中之一)受邀请学术和作品参展的,也是海南唯一受邀画家。无疑神似王宏剑50年来第一位中国人站在佛罗伦萨艺术辉光的舞台,王宏剑创造了一位艺术家的奇迹和辉煌。而林明俊教授则肩负中华璀璨壁画文明的传承、复兴和发展,当下,更具有国家层面的现实意义。


林教授,福缘相识。据亚历克斯·菲利波维奇分析的:搞艺术的人是外太空来的。美滋!记得庄子有言:白发如新,倾盖如故。有一说一,悲壮,这个1969生人林明俊同志,在日本几经风雨,才见彩虹却视而不见。如歇即菩提,放下放弃地位成就,荣誉,别墅和娇妻。悲催吧,是地球人能干这事!正如林教授导师金森良泰所评:“1995年我最先关注的是他的毕业创作。那是一幅长达十米的出色的水墨画,表现的是桂林之山与漓江之水结合在一起的恢宏世界。之后,他以人物、佛像、花卉等为主题,摸索着用具象与抽象的方法进行创作,但始终保持着所特有的优雅风格。林明俊的画作追求自身的鲜明特色,几年前其银座画展中展出的作品令人感受到一种遥远的企盼,气势雄浑,感染了众人。现代文化信息过度泛滥,人们竞相追逐自身个性,却反而使得个性不再鲜明。其中,像林明俊一般以纯净平和的心境创作出的作品,如“心香”“心知”“清香”“净”“彼岸花”“月浴”等,似一片绿洲,或为我们展现一片光明的前景。仅从其画名,我便感觉到了某种启示”。不难看出其禀赋才华,经伟抱负。祖国天空的博大召唤,家乡的味道吸引,踏实的土地温暖。始于2003年笃实从容、朴素简约的回到家乡海南大学任教。一句接地气的话,孔子说:“如果富贵可以追求,我愿意去赶大车”。圣人都感叹难取舍,林教授可谓“一难字了得”。唯有操守伟大信仰和民族气节,才能正路子诠释他大脑里敦厚的思想。



时下,建立如此纯粹高风,也拉风清干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完全可以认识到林教授想干什么,正在干什么。



.2000年

毕业于日本国立千叶大学

硕士

.  2003年  归国施教于海南大学艺术学院  教授

.  2004年  任海南大学艺术学院  副院长

.  2009年  日本东京艺术大学客员研究员 (访问学者)

.  2012年  海南大学艺术学院  教授  硕士生导师



海南岩彩艺术研究中心主任

海南省美术家协会 理事

海南省青年美术家协会  主席(现名誉主席)

日本国际书画大赏展实行委员会  海外理事



且不论林教授这一份厚重的履历蕴含的实实在在艰辛努力和责任担当,毋庸再说他正在干什么!只想说正在行进中的中国梦、一代一路、新丝路思想极其重要承载地——海南三亚南山。国家战略南山构建佛研中心,总投资57亿,南海佛学院、南山禅修中心和“天竺圣迹”等等。大量的代表顶级绘画艺术成就的岩彩壁画,也是代表中华千年的主流艺术需要林教授这样有能力担当去创造。匪夷所思的是,如今就在中国(连外国人都不会这样看)少数的“人物”把它列为小画种且非主流艺术文化。试问难道要国画、油画、版画、水彩和美国恶意主导的所谓当代艺术,还有现代喷绘也叫艺术的去绘制神圣的佛研中心吗!恐怕全国人民都觉得不妥吧。



“佛教逐渐成为中国文化复兴的重要裁体。佛教产生于古代印度,但传入中国后,经过长期演化,佛教同中国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给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哲学观念、文学艺术、礼仪习俗等留下了深刻影响。中国唐代玄奘西行取经,历尽磨难,体现的是中国人学习域外文化的坚韧精神。根据他的故事演绎的神话小说《西游记》,我想大家都知道。中国人根据中华文化发展了佛教思想,形成了独特的佛教理论,而且使佛教从中国传播到了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地”。



这段有关佛教中国化的教科书式的精确叙述,并非来自某位教授的讲稿,而是源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讲话。



从习近平前所未有地全面论述了佛教中国化的历程与意义,解读到林教授想干什么最好的理由。佛教文化不正是由中国及世界各地古老的岩彩壁画、岩画、石窟艺术旷古千年的在演绎宏扬、交流互动和传播吗!中国文化复兴正当用人之际,纵观全国尚存多少有识致力于岩彩壁画传承研究和复兴发展的艺术家呢!实至名归,毫无疑问林教授是其中之一。他是在为了画岩彩壁画而画岩彩壁画吗,还是追求画岩彩壁画艺术最高成就呢。现在80后90后可以说是祖国的未来,他们最缺什么·······健康坚定的信仰。一语中的,林教授是在用精湛的岩彩壁画艺术全新正能量的塑造信仰,是真诚地鼓励。他做到了你不必纵横几千公里去观瞻我们伟大的敦煌壁画艺术(包括克孜尔石窟、敦煌莫高窟、永乐宫壁画、西千佛洞、安西榆林窑共有石窟552个,有历代壁画五万多平方米)。他运用特殊的纸和天然矿物原料及更丰富的绘画语言、高纯度艺术技法,画好装个木框,让你请进千家万户“登堂入室”去感悟博大精深的宗教信仰、哲学观念、艺术文学、礼仪习俗。更多地还是鼓励,全国人民需要正能量的鼓励,国家也正在振兴复兴发展,全力鼓励国民,国家也更需要全国人民的鼓励!



想,很想说大家都有兴趣关心的问题:林教授未来是什么人。可以肯定,我不知道。就说说一个普通人看他画的一点味道和感知。林教授基于绘画才能是多方面的,重点方向是繁艰的岩彩壁画,所谓张弛有度,偶尔也有即兴之作水墨,重彩之类的。岩彩壁画佛像系列“碧天释情,慈怀是福赏”。



水墨,重彩之类“几分薄嗔,娇柔清寂影舞弄人”,又有“愚钝守拙成趣贵天真”,更有“一颦一笑,举手珍足,清姿态万芳”,还有“沉香暗留,余馨冉冉绕梁”,很的是“伶俜伶仃幡然悟,眷念四顾满琳琅”。看他淡定的似胸中襟怀万般画“闲抛闲投竹荷中”。高兴的直想“俗世一生偷来藏”。古时苏秦说:我听说忠和信,是为了自己(渡己);积极进取,是为了别人(渡人)。林教授如此质朴勤奋坚定的积极进取,难道不值得称赞吗!明俊未来是什么人,只能说“明馨才俊轻舟过,峥嵘疑似古贤谈”。可以视作对他的期许!



“真正的创造性现代绘画,应兼具传统与革新。说一件作品采用的是传统手法,其实我们所指的也是其本质,而非形式。”(节选自林明俊2010 DRAWING-IMAGE IN DIALOG 研讨会发言提纲)

2010年,德日韩中传统绘画交流项目“2010DRAWING-IMAGE IN DIALOG”研讨会在东京艺术大学召开。林明俊参加了会议并进行了如上发言。我认为这段话充分反映了他对绘画的思考(东京艺术大学著名教授齐藤典彦)。



“林明俊1990年初来日本研究绘画表现,自2009至2010年的一年间作为东京艺术大学的客座研究员专研岩彩画。其间,他始终在追求自己的绘画风格。无论是以人物为中心的早期作品,还是令人联想到敦煌和克孜尔石窟壁画的画作、以金箔和色面创作的抽象画、草原印象画以及以鹤为题材的作品,尽管有着各种各样的变化,但却始终在追求如何在继承中国画传统的基础上推陈出新,确立一种新的绘画境界,努力地尝试在不改变中国画“写意”风格的同时,融会另一大流派敦煌等壁画的绘画表现与技法,并将其应用在自己的画作之中。我想他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从长达数千年的中国绘画史中发现了诸多的可能性”。



与林教授相处,总免不了讨论学习当今焦点人物成功之能事。昔之大贤有言:“是听说,为了名,去朝堂说。为了利,去市场说”。陈丹青先生因朝堂说而得大名,崔如琢先生因市场说而得厚利。请问教授?林教授:哦,如果这样,我就不回国了。热,热血沸腾。继续大胆的畅所欲言,且用关键词来说明白,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各领域领军人物成功最核心的价值。星云大师:顶层设计。南怀瑾:德施普也。李叔同:心灵鸡(吉)汤。李可染:爱国主义。齐白石:厚按斤卖。徐悲鸿:伯乐荐马。张大千:收藏富国。马云:实言博众。崔如琢:市场之友。陈丹青:奇才雄辩。······林明俊:塑造信仰。林教授孩子般,笑了。为国家富强鼎盛幸福的笑了!



韩非有作《说难》:把我知道的说明白不难,难的是用我的话能打动你。







黄石的孩子

乙未仲夏于海口